历史

时恒(1 / 1)

看,大王醉卧帐中碗不免去到帐外信步一回。看,大王在帐中和以睡稳,我在出帐外且散愁情。轻步走向荒郊站定。哗呀呀,四面楚歌起,虞兮虞兮奈若何。妾随大王,生死无悔。只见他在刚柔之间切换,一人饰两角前一分钟还在耍剑,后一秒就便兰花指了,随着腔调的变换身体也在不停变换着。‘这大叔到底是干嘛的,耍剑就算了,居然还会唱戏,四面楚歌,唱的应该是霸王别姬吧,霸王和虞姬随意切换,唱功那么好的吗,对了那照片,’说完便起身走到堂屋前,打开了笔记本,‘这照片里,这个是他,那这两个呢。’接着打开,‘这照片是,这个人,她喜欢,看来是她了,不过唱戏是门老功夫,如果说是他在这个年纪学的,那么不上学吗,还有一中可能是从小,那这照片又怎么来的呢,看着这照片上的他,看着就很文艺,她喜欢或许她是虞姬,但你却不是霸王,学生时代的他和现在的他根本看不出是一个人,彻彻底底改变一个人,这到底是如何的故事,从和他相处到现在,从未见他提起家人,除了去祭拜的爷爷,对了祠堂。’说着就走进了那个灰暗的房间,‘他家怎么到处都是灰暗的,呼呼呼,’他点燃了手电,祠堂就有四个牌匾,爷爷奶奶,还有父母,这香还没燃尽,应该是不久前才来烧的,虽然房间很灰暗,其他地方满是灰尘,但这里却很干净整洁。‘这个老古董,看来他和我一样,没有亲人了,或许和他遇见的那个时候他大噶就知道了吧,或许这个就是他收留我的原因吧,这就是真正的感同身受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的眼睛红了,‘这灰尘熏得眼睛都红,走了,’谁知一转身便看到中年男子,‘怎么,你都会哭,’‘开玩笑,我是被熏得。’‘呵呵,外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不是所有问题的答案你都会满意,擦擦睡觉吧。’

‘啊,你怎么在这。‘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去洗漱,过来吃饭’‘老古董,1有很多问题想问你,’‘吃饭不要说话,吃完再说,’‘好嘞’。‘吃完记得把碗刷了,然后拿个靠椅给我,’中年男子坐在靠椅上,悠然自得,太阳照到身上,还真的安逸。‘老古董,你笔记本第一页的照片是,’‘陈年旧事,我也记不得过了多少年,懵懵懂懂的少年,情窦初开的年纪遇见想享守的人,’‘你说的她就在照片里吧,’中年男子眼神变得那么纯真,一直望着门外,手里的动作早已停下,现在的他就像小孩子一样,眼神充斥着一种天真烂漫,过了好大一会中年男子才恢复,‘也不知道有没有就会弹完那未完成的曲子。’起身,也不知道怎么了刚站起来腿就开始哆嗦,差点就倒下了,他的眼睛已经无神了,‘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这时候林晨意识到,她是老古董的心结,也许她就是他错过的人吧,不出意外他和她都不会在遇见了。‘老古董’

‘让一下。’云澜走到树前,‘应该就是这里了,’说着,便用一个尖锐的东西挖了起来,林晨在一旁看着,不一会的功夫,从土里拿出一个东西,它被羊皮纸包裹着,即使这样但埋藏的时间太久难免被土地氧化,露出了一些,黑黑的尖角,中年男子把它放在里地上,轻轻扒开羊皮纸,真容慢慢浮现在林晨眼里,林晨心里明白这又是一个老物件而且对他有着不一样的意义,看着他那手轻轻触摸着古筝看来他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从一开始遇见这个中年男子开始,林晨就一直在思考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始终没结果,但至少他确定了一件事,他是个有故事的人,而而知道故事的人不多,或许至始至终他都是一个人,故事一开始就注定要悲剧收尾这其中的缘由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老古董啊你真的是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只见云澜将手轻轻放在古筝上触摸了一遍,另一只手也已经搭在了古筝上,起初声音很小,他的手细长,完全不像一个七尺男儿的手指,还带有一些透亮,声音开始不在单调,琴弦也开始合奏起来,这一刻空气很安静,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在这一刻大门似乎把其他的声音都给隔绝在了外边,而屋内的声音就像被琴声给净化了一棵枯树下一个孤独之人,一把古琴,几片烂叶在风的作用下融为一体和周围的建筑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十年树人黑与白,百年枯木奏琴人,春去秋来孤酒壶,岁月蹉跎人走矣。这是的林晨心中的疑问在这一刻也渐渐放下只见听到琴声以外的声音,云澜:‘什么样的人重要吗,昨天你不是也看到了吗,眼所见便是所现,不必纠结,心所想便是眼所现,眼所见便是所现,我种的花谢了,随着冬至来临,她的叶子也随之凋落,我总是把叶子捡起来放在她的根部,还挺好看的但似乎也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吧她需要的只是阳光吧,暮指头,月上梢,花月光,南风意。我做过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遇见了很多人,也忘记了很多人,万里怎么栖金风,我待梧桐一梦。卿眸应许满星辰。巫峡更何人。喜欢,看某种事物甚好,随着而来的念头,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未知想法,如今在深夜喝酒,严歌苓在扶桑中说道:“他跑了三十里路,让海风吹硬了脸,只为来这里看一眼你空空的窗,空与不空都是他自己的事。’

他继续弹奏这曲子,只是这次不在那么安静,嘈杂的不是声音而是他的心,手打颤了一瞬间,云澜:‘让一让,一班没有我,二班,找到了。’后背被人拍了一下,‘谁啊’云雪:‘我,我看一下我在哪个班,一班,哈哈哈终于不和你一个班了,’云澜:‘谁要和你一班啊,哈哈哈,终于摆脱你了,’只见云澜拍了一下云雪的头,‘来呀来追我’说着早就跑到前面去了。

云雪;“怎么不跑了,嘿,怎么了,得了得了到教师了,我先进去了,不对看啥呢。”云雪看着云澜朝云澜眼睛方向望去,一个很清秀的姑娘,扎着马尾,带着眼镜穿着一条淡粉色的裙子,手里还抱着几本书,看看还有点羞涩,感觉不太喜欢说话,安安静静,有如一股清泉扮,生的玲珑长的乖巧。云雪:“走啦,不要看了,走吧走吧,”说着拉着云澜走到二班门前,这时云澜才反应起来,但他的眼神里透着光,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叮叮叮,随着一声声大铃声响起,云澜走进教室找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

少年的心动总是在那一瞬间,青春是绚丽璀璨的星河,灿烂而又短暂,少年的心动是暮光下的天边,暮光挂枝头,我心涌上梢。少年的心动是仲夏夜的荒原,割不完野火少不尽,长风一吹就野草就连了天。青春早夏的月亮是情人的月亮不比秋冬是诗人的月色,《围城》钱钟书。噔噔噔,一阵敲门声,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长的很秀气,似乎和中年这词有点不沾边,三七分的发型穿着一件格子衬衫和牛仔裤,手里拿着几本书,只见他手里拿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上了他自己的名字,林书。林书:“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名字写在黑板上了,主要负责我们班的语文,手推了一下眼镜,从明天开始第一个星期不上课。”“哇哦”。全班开始发出声音,“高兴早了,为期一个星期的军训,大家都第一次见面,从第一组开始来讲台做个自我介绍吧,打住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没用,准备三分钟。”他的外表很秀气果然和他的名字一般一个书生,但又不是男子汉的英雄气概,儒将也。

一班也是如此,“我可以做这里吗”云雪看到她的第一眼感觉还有点眼熟,这不是云澜那小子刚刚看到的那个人么。云雪:‘可以,你喜欢陆游啊,我看着这两本都是关于陆游的,小文青,你好我叫云雪。亦秋:‘你好我叫亦秋很高兴和你做同桌。’噔噔噔,和二班班主任一样的出场方式,林宇:你们好,‘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负责数学,’短碎的发型,看着很是清秀,说话的语气也是带有些许温柔,林宇:明天开始和二班一起军训一个星期,大家第一次见到,还不是很熟悉,就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吧。’

画风一转来到了二班,林书:‘来开始吧,要不要我点名,又不是小学生了,来,站到我这里,放心我不会在你旁边的。’和一班班主任比起来,他更多了一些强势之气,而又不失儒家书生气息,来吧。’只见一个高大的小伙子站到讲台旁边,林书:‘到讲台上去,不错开始吧。’寸头,一身运动装,显得很精神。‘大家好,我叫张云月,我呢喜欢打篮球,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我是比较喜欢锻炼的,看看这是什么,’说着便把衣服袖子撸了上去‘肱二头肌,喜欢打篮球的可以交流交流。’林书:‘很好,这个头阵打的很好,打篮球,以前老师我打篮球也很厉害,改天来切磋切磋,接着按顺序来吧,说完我还有很多事情交代。’有了人打头阵,结果也显而易见,一个接一个的走了上去,云澜:‘大家好,我叫云澜,我呢喜欢篮球但技术很一般,属于菜的类型,所以有时候会去看人家打球,但自己不敢去。’‘你们好,我叫赵子卿,大家可以叫我小卿,当然不是白蛇传里边的小青,我呢平时喜欢拍照,以后大家可以找我拍照哦。’短发的她决定了她开朗的性格,直爽,让青春吹动你的短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你们,,,,你,,,你们好,我叫我叫许言,我喜欢看书,一些课外书,小说。’林书:不急不急慢慢说,你们不要欺负他,看你们不老实,下一位接着来。‘你们好啊,我的名字叫明玄,我呢比较开朗,喜欢唱歌,其实我还学过吉他,但有些笨,只会一点点。’苏辰:‘你们好,我叫苏辰,’说完名字便走了下来,‘大家好,我叫苏云,我和苏辰是好朋友,他呢不太喜欢说话,其实他在平时话挺多的,可能是害羞,你叫张云月对吧,打篮球找他,他很厉害。’这个女孩和其他的不一样,她和苏辰就像南北两极端,对比起来性格像是隔了一个地球,但他们之间的关系感觉有很奇妙,或许这就是青梅竹马吧。‘大家好。’只见走上去一个壮汉一般的人,他的手臂看着就很有劲,从背后看他的身影如壮汉,他的声音很粗壮,很饱满,让人一听就感觉很有力,‘我叫关峰,关是关二爷的关,峰是山是山峰的峰,书山有路勤为径,,关公月下读春秋,我家人希望我呢以后会成为一座山峰。’

转眼来到了一班,林宇:‘开始吧,我还有其他事情。’‘你们好,我叫云雪。’短发让她看起来更加清秀,像一整季的雪都融化在了她的眼里,有的人天生棉袄洁净又透亮,你看着她的眼睛,夜空中所有的星星都将坠落于她的眼里,有人用眼睛看明月山河,看锦绣山川,看那人间烟火,看那日落黄昏,云雪:‘我有一个遥远的梦想,在这里就现不说了。’林宇:‘梦想一个很奇妙的词,始于梦终于想,很简单的一重解释,梦想和想成为的人有异曲同工之处,比如发给你们一张a四纸,那么每个人的用途都不同,画画,折纸,写文章,很多很多,不尽相同,但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无论这张纸变成了什么样,都是自己选择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谁也不知道在路上你会遇见谁会到什么地方,没人知道终点在哪里,或许也没有终点,无论如何,记得对自己梦想负责,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苏格拉底说过:‘世界上最快了的事,莫过于为理想而奋斗,一个人缺少了梦想这个指路牌就会迷失方向,人生也就变得索然无味,唯有坚持梦想最终实现梦想的人才会体验到人生中那份最美的享受。航海需要指南针,人生也需要指南针,梦想就是一个指南针,指向你认为正确的道路,为了自己多多梦想,越王勾践卧薪尝胆,造就三千越甲可吐吴,为了自己的梦想,李白放弃官场斗争,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来激励自己,苏轼虽然不在前线却唱出‘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豪情壮志,就说这么多。’亦秋:我叫亦秋,我平时喜欢看书,我喜欢陆游,我很喜欢陆游的《插头风》,还喜欢画画,还请大家多多关照。’这人生的玲珑,秀气,有股大家闺秀般的感觉,讲话声音挺小,还带有点羞涩。‘我叫司奕,’声音很洪亮,和前一个对比很鲜明他走到亦秋桌子旁看了她一眼,‘好久不见’亦秋只是看了他一下没有作答,云雪:‘你们认识啊。’‘对啊,父母认识,所以就。’

林书:‘大家都上去过了吧,现在,你叫张云月对吧,你现在做个临时班长,叫上几个男同学,跟我来领取一下军训服,对了,声音小点,在教室呆着,林宇看到林书路过窗外,林宇:说道:‘司奕带着几个同学跟着二班班主任去拿东西,我和他说好了,去了他会份配给你去吧。’林书:‘张云月数清楚了没有。’‘好了,齐了,老师那我们走了。’林书:‘等一下,给。’只见递给他一张纸,还写着东西,林书:‘剩下的是安排我写在了纸上,回到班里看。’司奕:‘老师我是’,话没说完,就被林书打断,‘一班的吧,你们班主任总是这样,过来两个人,你们两个人负责清点,把那边的盒子拿过来,你们几个把衣服装进盒子里。’司奕:‘老师可以了,齐了。’‘走吧跟你们班主任说,老地方见。’

几个人抱着一个很大的盒子来到讲台上,张云月:‘老师的纸条,看看写了些什么。’

1把服装发到每个人手里

云澜:‘要不叫他们来领取吧,一个一个按顺序。’许言:‘对这样挺好。’那我来负责发吧。’赵子卿说道,话音刚落她就走到了讲台上。‘那从这边开始吧,你们一个人一个人按顺序来吧。’司奕:‘老师我们回来了,对了老师二班班主任说老地方见。’‘我知道了,对了后面的事情我安排好了,你们几个把衣服发一下,我有事先走了。’画风一转,来到了学校门口,只见林书在门口站着,从后面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哥哥,林宇跑着过去只见他直接跳上了林书的背。林书:‘多大个人了,还这样。’林宇:‘怎么不可以,’‘可以可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话说你就不怕你们学生搞砸了,’‘你说我,你还不一样。’这时候的他俩像个孩子一般,相互打闹,边跑边调侃对方,谁都是小孩纸,只是很多人遗忘了自己也曾经是小孩,背影似乎总是被我遗忘在脑后,岁月静中透着少年的懵懂,越是在平静中越能看清少年的懵动,教室一角,窗外树影婆娑,承载着多少学子青春,黄了的银杏叶被风吹到窗台上,为了这些青少年青稚的幻想览尽夏夜的芬芳和那璀璨星空,炽热的操场有着他们所要追求的理想,烈日下的的汗水将被着风吹静,向着橘黄色的日落走去,微风轻托,树叶落到肩膀上,一个站在那棵树下与影子交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隐喻愿语 姚焕黎自传 现代情诗千篇一律 迪迦:银色闪光 原神:仙人的提瓦特日常 本该成为火影的我却去屠龙了 火影之秋道源 碧蓝航线界限 奥特传奇之赛诺 我在异星造工厂